震颤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善基金李碧琪给予分享付出,让心与心零 [复制链接]

1#

作者/赵方舟编辑/冯寅杰(本文原载于《创业人》杂志原标题《善基金:让心与心零距离——访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善基金发起人李碧琪》)

李碧琪于年和金树萍女士在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支持下发起善基金,致力于慈善事业,曾发起育星工程、美善助残活动等,现在的核心工程为“三孤工程”,主要致力于全国贫困地区孤儿、孤老、孤残“三孤人员”的救助与帮扶。

天使之心

“父亲是学校的教师,我从小便在学校的大院里长大,由于父母亲那种习惯于给予,习惯于付出的品性,我与小朋友们的关系一直以来都非常的亲近。”李碧琪为记者斟上了一杯香茗,在清雅的淡香和茶杯泛起的氤氲中,幽幽的翻开了那些久远的记忆。

“家里开了一家裁缝店,那个时候常常会有人来订制衣裳,宝鸡的冬天很冷,父母亲总是会送一些衣服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们总是被人感激着,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认为那是一种帮助。他们认为在给别人送去温暖的时候,自己是充实的,因为给予本身便是一种舒心的快乐。”记者轻抿了一口香茶,回荡在舌尖的温热隐隐多了一种清香,那不是属于茶叶的味道。

“我的童年一直都很快乐,后来渐渐长大了,有两件事情,是我永远忘不了的,也是最后促使我下决心成立善基金的很重要的原因。”李碧琪望向记者,之前平静的眼眸泛起了淡淡的波澜,透过那双眼,能够感受到那种哀怨和忧伤。

“母亲有位朋友是妇联的工作者,有一次要视察工作,访问一些贫困的家庭,一时好奇心起,就跟着去了,一路上都很顺利,我一直在旁边观察着,看着,而在这不知不觉中,心态开始有了变化,从愉快变成了平静,变成了伤感,最后变成了沉重。直到进入了一个家庭,看到了一个孩子,一切全都不同了。”这时候,记者惊讶的发现,李碧琪说到这里,双眼泛红了,眼白很快布满了血丝,让记者开始担心下一刻可能会有决堤的危险,就在记者试图寻找纸巾以应变这种预料之外的情况的时候,却发现她又很快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就像之前写在双眼里的那些内容,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没有任何踪迹可寻。

“进屋的时候,心情已经比较沉重了,而当我看到了那个孩子,所有的坚强顿时开始溃散,就像灵魂深处轰然响起的惊雷,电闪过后,暴雨便接踵而来。那是一种悲伤到极致的感觉,我开始止不住眼泪,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那个孩子,缩在屋子里的一个角落,我进屋第一眼便看见了他,他在吃东西,屋子很陈旧,可是不知为何,这样一幅画落在我的眼中,是如此的悲伤,心口是那么的疼,几乎要窒息,我被这样一幅或许在别人眼中不算什么的场景震颤的无法自已,几乎就要晕倒过去。”李碧琪轻抿了一口茶,或许希望借助于此找到一种平静。

“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给予,去与更多的人分享快乐,直到一年以后在杭州火车站的经历,让我真正放下了所有的事情,全力投入到了善基金的工作中。

那次去杭州办事,看见有孩子乞讨,想也没想便为乞讨的孩子准备了零钱,可是火车站乞讨的孩子们是那么多,到最后,我发现由于我的慷慨,最后引来了无数滞留于火车站乞讨的人们,而这些人没有喧闹,没有混乱,在看到了我的这种给予后,默默的向我聚拢了过来,当我再次抬起头一眼望过去的时候,被深深地震撼了:乞讨的人群默默的排成长队,秩序井然,弯弯曲曲,眼神里尽是期待……”

让世界充满爱

“第一次为善基金筹款是在北京的某山庄,以拍卖会的形式。为了用这些善款救助更多的贫困母亲和孤儿孩子。”再次被沸水冲开的香茗,味道淡了许多,却神奇的有了更好的口感。第一开的茶叶味浓,就像是年轻而感性的孩子,而再次加水,显然多了一份理性而成熟的韵味。

“那些拍卖品,都是各方爱心人士捐助的,许多人听说为了筹集善款,都慷慨解囊相助,其中有几样拍卖品让我印象深刻,一位叫亚历山大的格鲁吉亚的艺术大师,多年来醉心于雕塑,在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曾经参加过青铜艺术品展览,他的作品独具匠心,别具一格,非常具有艺术价值。为了那次筹善款,他捐助了自己艺术生涯中最美丽的作品,一生之中的得意之作,也是他自己最欣赏的作品,青铜牛,他为作品起名“高加索公牛的咆哮”,他将这座无与伦比,美轮美奂的青铜高山牛无偿捐助给了我们。因为在他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应该为人服务,这座“高加索公牛的咆哮”的艺术价值,用于慈善事业,是再完美不过的归宿了。”记者注意到李碧琪说到这里时,嘴角微微上扬,这是记者第一次看见李碧琪那种绝对真实,发自灵魂深处的快乐,而不是公式化的笑容。这一发现,让记者突然感到原来有一种微笑,是可以那么美,那么动人而又如此具体的。

在那次的拍卖会场上,有一位来自厦门的女企业家为所有的人都带来了一份感动。当时拍卖的是一副由孤儿院的孩子完成的水彩画,在多次竞价后,价格虽然一路上升,却难有更好的起色,这位女企业家在最后一口气叫出了五万元的高价,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人们都震惊于这样的价格,这副水彩画以五万元的高价被这位女企业家竞拍了下来。到最后让她上台发言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我从小也是个孤儿,我只想以我微薄的力量,去为孩子们,做点什么!”当她说完这句话,几乎全场的人都哭了,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所有人脸上挂着的眼泪,而我也哭了。”典雅的茶香悠然地飘飘荡荡,早已充塞了整个办公室,然而由于身在李碧琪的办公室的原因,就算早已被这样的淡雅所包围、所笼罩,却闻不到这样的味道,它在无影无形之间早已悄悄的进入了人的五感和灵识,只有刚从外面开门进来,才能突然感受到这种悠然的舒心。

“许多人活在幸福之中,却从不自知。衣食无忧的人们,可能根本无法想象还会有人吃不饱、穿不暖、但现实中到处存在这样的人。09年,我们开展了三孤工程,主要救助群体为孤儿、孤老、孤残三类人群,当时还有许多人问我什么叫三孤,直到不久之后,温家宝总理提出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